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股民汇

客户端
添加你网站的二维码

丁彦皓(可信财商):破产是现代人必须面临的人生劫难

2020-2-5 21:33| 发布者: 股民汇| 查看: 60| 评论: 0| 查看评论

破产是现代人必须面临的人生劫难

---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主损害的抚慰

/丁彦皓-可信财商

去年一直计划写一篇企业家破产归零的文章,但后来嘎然而止的唯一原因就是破产说说非常容易,但是,要想涅槃再生,必然异常痛苦,且存在永久性无法翻盘的可能性极大。此轮新冠疫情必然会让大量的中小微企业主受损严重,破产与背负巨额负债,甚至很多人会因此而改变人生的命运,这毋庸置疑。所以,春节初期我就计划写两篇文章,一篇是如何借助此轮疫情在资本市场做投资,另一篇是对中小破产企业主的抚慰,让社会接受企业经营过程中的市场原则。其实,严格意义来讲,即使没有这一轮新冠疫情冲击,太多的人依然会在未来的人生中面临破产的困扰。在我们财务教科书中理解破产为负债太多,现金流无法覆盖负债的本息支出时导致的资金链断裂,以致于资产被债权人清算的经济行为。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破产不仅仅是现金无法覆盖负债,行业颠覆与个人能力与现实不匹配也是破产的一种体现。这几年给我最大的感悟就是社会变化的节奏越来越快了,太多行业的红利貌似都是昙花一现,随时被颠覆。人生也是一样,起起伏伏,曾经引以为豪的职业,瞬间就成了鸡肋,甚至被强制离职。以往破产总是和敢干的人,尤其是企业家相为一体,企业家、创业者必然是最乐于承担风险,敢想敢干之族,赌性十足,当然结局有好有坏,做好了人生升级,失败了破产落魄。但是,这两年貌似普通人也面临着破产的冲击,当然最典型的还是房贷、车贷、医疗与孩子的学费等杠杆效应导致的资金链断裂,除此之外,就是所赖以生存的技能瞬间被颠覆,没法继续创造价值,成为了“无用之人”。

对于我的上一代人,很多人有铁饭碗与体制可以依靠,只要进入体制,成为体制的一员,无论做好还是做坏都有体制在兜底,但是,随着市场化的深入,“铁饭碗”与“体制”貌似逐步被列入博物馆收藏,已成为“过去”。想想看,天天不承担责任,不乐于付出,还能够拿钱的行业怎么可能持续?“高处不胜寒”,当日子过得太悠闲,且将命运基于别人时,被“做掉”也就成了必然,只是暂时还能够苟延残喘的活几天。另外,在市场的大潮中,稳定必然对应收益较低,收益低也是导致未来破产的主要原因,每天的支出恒定,但是收益低,入不敷出,持续消耗,最终会沦为破产境地。所以,在时代变迁加速的大潮下,还寻求稳定的人定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破产是必然。现代人最大的特征好像很多地方都没办法“将就”了,生病必须得治,孩子必须读书,房租、房贷和车贷等系列支出对太多的家庭都是恒定的支出,而曾经这些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最可悲的是在一个人完全丧失发展能力的年龄被踢出局,让其从头再来,这就真成了无法翻身的破产,但是,貌似这成了太多人必须面对,且无法回避的人生劫数。

这年头在江湖上混,必须要构建持续创造价值的能力外,还必须打造应对外部不可预测风险冲击的可能性,否则结局不言而喻。很多人为了实现自身价值最大化,开始创业或者成为自由职业者,但是,自身实力异常弱小,船小,经不起大浪的冲击,轻轻一个小浪就能够让其沉入大海,这是当前所有小微企业主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大企业也一样面临随时破产的可能,资产重、涉及的相关利益方多,不易掉头,有时会对外界变化的反应不够灵敏,即使有所察觉,但是,变化的速度稍微一迟滞就会很快被其他跨界竞争者所超越,超额垄断利润瞬间丧失殆尽,但是,所背负的杠杆却是以企业最好时的境况为基准,以致于入不敷出,资金链断裂,破产。小微企业主如果运气好能够在短期内积累一定的原始资本,即使翻船还有可能再次寻机东山再起,而最可怕的就是很多创业者第一把就被小浪打翻,再翻身必须经历一次“涅槃”。但是,人生必然经历风浪,涅槃也是必然流程,所以,既然无法反抗,还必须坦然面对,诸如此轮新冠疫情对各行各业的洗礼。

作为经济学研究者,我们一直呼吁政府通过减税降费、降息、维持汇率低位运行、降低社保公积金的缴存比例以及扩大财政赤字的比例等方式来缓解此轮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但是,小微企业直接受此轮新冠疫情冲击的损失除了靠自身死磕之外,再无任何外力可以依靠。对在资本市场路子很野的愣头青而言,爆仓、归零几乎是每三年一次,尤其在人生历程中见的烂事实在是太多,也就慢慢的对破产产生了极强的免疫,除了见怪不怪之外,“舔伤口”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但对于很多微小企业主很难适应经营中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与“黑天鹅”事件冲击,小本经营,一旦归零,再次崛起必然要经历一轮生死洗礼,异常痛苦。企业也必须承担经营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类风险冲击,而非一遇到困难就试图寻求政府的资助。

系统性风险本就是生产经营所面临的风险之一,尤其此轮新冠疫情又叠加强制限制人员流动与聚集的政策风险,对很多小微企业形成二次致命的伤害。其实,当前对小微企业最大的伤害不是简单的亏损,而是资金链断裂后无法继续经营必须关门的致命性打击,另外,众多以小微企业为生的从业人员由于疫情导致失业后无法偿付房贷、车贷与孩子教育等日常支出,资产面临被银行拍卖的风险。但是,政府对经济所受损伤的挽救只能在宏观层面,微观层面只能基于宏观层面行情逆转后间接受益,然而恰恰宏观改善传导至微观层面必须有一个过程与时间差,而恰恰很多小微企业熬不过这段传到的过程与时间差,死于“黎明前的黑暗期”,这是此轮新冠疫情对小微企业最大的伤害。

中国社会已经习惯于遇到困难找政府,这是政府与社会长期建立的互信,但是,最有效的政府与社会关系也必然是双方的权责利异常清晰。虽然2月1日,人民银行联合多部委推出30项缓解新冠疫情的举措,明确指出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能够缓解部分小微企业的资金压力。但是由于此轮新冠疫情冲击所造成的损失短期内必须要靠小微企业自身来承担,政府所发挥的作用异常有限。其实,对小微企业而言,当前最大的困难无非就是资金链断裂,如果有外部资金注入,多数小微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是有能力逐步消化此轮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冲击,但是,谁来注入与如何注入却是短期内很难解决的问题。用学术语言论述则是基于市场原则,而大白话是“自求多福”与“自助者天助”。

企业经营的前提是必然要承受各类风险的冲击,而此类风险很有可能就会将一家初创企业拖入死亡的境地,我第一次创业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政府相关部门因为担心承担根本不存在的责任,而故意人为设置障碍,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关门。其实,企业经营多少必须基于运气,这很难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没有人能够准确无误的先知先觉,很多决策是在大概率的选择与小概率的风险冲击之间找平衡。但是,一家优秀的企业也必须是经历各类风险洗礼后的“剩者”。所以,新冠疫情过后,众多受疫情冲击的小微企业除了“舔舐伤口”,寻求自救之外,更多要对此轮疫情冲击进行管理的改进与完善,提升应对风险的能力,除此之外,除了如《荀子》所言的“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来自勉外,真没什么出路。

企业经营必须承受所面临的各类风险,而破产是现代人必须面临的人生劫难,这是最基本的市场原则,必须坦然接受!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股民汇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service@xxx.com  商务合作:admin@xxx.com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13-2016 Comsenz Inc.  股民汇

扫一扫二维码
现在关注我们
体验新生活
返回
顶部